山东等地成重灾区,全省银行业贷款余额破3万亿
分类:维护保养

8月4日,记者从刚刚闭幕的上半年河南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获悉,今年前6个月,全省银行业金融服务能力进一步增强,各项贷款余额首次突破3万亿元大关,较年初增长10.05%,高于全国平均增速2.28个百分点。

近日,多地银保监局陆续公布2018年其辖区内银行经营情况。

今年上半年,局部地区不良贷款和不良率双双骤升。从目前已公布前6个月银行业运行情况数据的省市的来看,广东、山东、青岛等地不良率均突破1%,其中山东的不良贷款数据格外“突出”。当地某商业银行负责人向记者表示,实际情况可能更为严重。 山东银监局7月2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4年6月末,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815.37亿元,比年初增加167.31亿元。通过上述数据不难得出,上半年该省不良贷款余额增幅达到25.8%。 银行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勇表示,总的来看,上半年不良贷款依然在惯性上涨,同时风险蔓延趋势较为明显,不良贷款重灾区已开始从长三角、珠三角向中东部扩散,并且势头较为强劲。 不良贷款率提高 从数据来看,山东银行业除不良贷款余额增幅较大外,不良贷款率也呈现进一步提高趋势——不良贷款率1.57%,比年初上升0.22个百分点。 当地某股份制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,不良贷款率在今年一季度就已突破2%。目前这一状况并未改善,而个别小银行不良贷款率更高。 金融监管部门通常在评估银行业贷款质量时,把贷款按风险基础分为正常、关注、次级、可疑和损失五类,其中后三类合称为不良贷款。毋庸置疑,不良贷款率高,说明银行收回贷款的风险大。 早在去年年末,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便提出警示,金融纠纷案件数量增加较快,涉及威海市全部金融机构及7000多家企业,对当地经济平稳运行和金融生态环境产生了较大影响,需要引起高度关注。 值得关注的是,在不良贷款余额中,国有商业银行占比较大。山东省银行业一季度数据显示,国有商业银行、农村中小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比年初增加46.32亿元和13.20亿元,分别占一季度新增不良贷款总额的64.6%和18.4%;不良贷款率分别比年初上升0.12个百分点和0.02个百分点。 对此,王勇表示,地方融资平台、房地产及产能过剩等目前风险较大的领域和行业,曾是国有大型银行信贷投入的重点,信贷规模较大。随着风险的爆发,国有大行自然会受到牵累。另外,今年以来,监管部门通过定向调控加大对“三农”及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,作为扶持“三农”、“小微”主力军的中小金融机构,数据统计口径有所改变,受此影响,其不良贷款情况也会有所改善。 不良贷款缘何上涨 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近日表示,上半年金融机构不良贷款增长仍将继续,一些专家则特别提醒,山东不良贷款大幅上涨状况需要格外关注。 从纵向对比来看,山东省二季度不良贷款余额增幅达到25.8%,一季度为11.09%,增幅提高了近14个百分点;而横向对比,作为不良贷款重灾地区的代表省份,广东银行业金融机构今年上半年不良贷款率为1.36%,山东则高出广东0.21个百分点。 那么,山东不良贷款缘何出现飙升?王勇分析,主要是受宏观经济形势以及经济发展调结构、转方式影响。 从过去几年的情况看,山东GDP增速已由2010年一季度的15.2%下降至2014年一季度的8.7%。根据近期的出口、消费、投资数据,山东经济增速放缓的压力较大。与此同时,今年以来,当地加大调结构步伐,改变以往高投入高产出的发展模式。这都是不良贷款形成的重要外部因素。 部分产能过剩行业受到较大冲击,当地“淘汰一批”的要求也使得不良贷款反弹压力增大。目前山东部分钢铁企业负债率超过100%,而与此同时,一些属于过剩产能的企业误判行业发展态势,实施盲目扩张,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。 此外,对外担保不审慎,众多企业受牵连。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推动下,山东企业较为普遍地采取联保贷款模式,涉及的行业遍布钢贸、生物科技等多个领域。然而,一旦风险暴露,牵涉贷款总量大、企业面广、不良贷款也会集中显露。当地某商业银行负责人告诉记者,从去年开始,山东滨州、济宁等多地爆发联保风险,涉及银行信贷资金上百亿元。 银行风控不严也是不良贷款形成的原因之一。王勇就表示,对于部分企业,银行贷后监管不力,以致出现贷款过度集中或贷款被挪用情况,形成不良。当地某商业银行负责人则认为,部分银行今年信贷额度较紧张,出现抽贷情况。特别是在企业资金周转出现困境时,个别银行强行收贷,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,同时也给其他银行带来风险。 不良贷款走高或将持续 从山东省目前已公布的产业转型升级方案看,当地将继续降低对工业的高度依赖,调整产业结构偏重的问题,并将出台一系列方案加快工业改造升级和促进服务业的转型发展。王勇表示,转型必将经历阵痛,银行也将因此受到影响,不良贷款高企问题或仍将持续。 更令人担忧的是,山东联保互保风险目前仍处于显现阶段,风险传染仍未结束。某商业银行负责人就表示,在当地政府及银行业绩考核的压力下,一些银行机构对于本无生存可能的企业采取借新还旧方式,延迟风险的爆发。如外部经济环境无明显好转的话,信贷风险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。 不良贷款继续走高的情况或不仅是在山东一地。今年一季度末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2.72%。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相关负责人预测,不良贷款惯性增长态势未来几个季度内保持不变,全年不良贷款余额将高于往年。 对于这一情况,王勇建议,银行应建立健全不良贷款内部控制制度。在进行信贷管理时,要严格遵循信贷风险事前防范、事中控制和事后补救的程序。同时,还应该力争做到严格执行、责任到人,发现问题应及时解决。还要特别防范关联企业贷款风险,减少不必要的损失。 今年1月末,财政部发布最新版的《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管理办法》,新版《核销办法》最大的特点是适度放宽了不良贷款的核销标准。眼下,各大银行正在按照新版《核销办法》进行不良贷款的核销,客观上也为银行化解不良贷款风险创造了条件。相关业内人士呼吁,还应积极运用信贷资产证券化手段,盘活存量,优化增量,提高信贷资产质量。

“分类别来看,上半年全省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8296.26亿元,同比增长20.96%,高于全部贷款3.88个百分点,申贷获得率同比上升1.43个百分点;涉农贷款较年初增加848.35亿元,增长了7.25%。”河南银监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在消费领域,全省新增住户消费性贷款649.08亿元,增长13.9%,高于各项贷款增速3.85个百分点。

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发现,银行业资产质量改善、减费让利、扶持民营企业与小微企业是2018年各地银保监局年报的关键词。

“除贷款余额的增长外,上半年全省银行业的发展还呈现出两大特点。”这位负责人介绍道,“一是资产负债管理水平的进一步提高。今年上半年,全省银行业资产总额5.79万亿元,负债总额5.61万亿元,同比增长了13.11%和12.94%,分别高于全国0.39个、0.83个百分点,资产业务趋向多元化,负债稳定性有效提升;二是风险管控能力的进一步提升。今年上半年,全省共处置不良贷款75.79亿元,同比增加26.3亿元,整体风险处于可控水平。”

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,近年来,经济面临下行压力,银行业的资产质量也因此而一直备受关注。虽然2018年银行年报还未集体登场,但从已经披露业绩快报的银行来看,资产质量继续转好趋势明显。对此,有券商研报分析认为,16家老牌上市银行2018年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平均值为1.61%,较去年9月末下降3个BP。

值得关注的是,上半年银行业金融改革创新同样也取得了重要成果。据河南银监局有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渤海银行郑州分行的筹建工作正在积极推进,金融租赁公司、财务公司等组建工作进展顺利;农信社改革方面,上半年全省已开业农商行32家,2家获准筹建;村镇银行方面,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取得新进展,全省村镇银行累计吸引民间资本49.94亿元;此外,金融创新不断深化,通过信贷资产证券化,全省共盘活42.4亿元信贷资产,通过融资租赁、内保外贷、债务融资工具为企业融资1254.55亿元。

而从各地银保监局近期公布的数据来看,多地不良贷款率出现下降,部分地区不良贷款率和不良贷款余额“双降”。

“总体来看,我省银行业依然保持了稳健运营,但是风险隐患较去年同期明显增多。下半年,监管机构还将重点关注不良贷款大幅反弹、信贷高速增长与融资难融资贵并存等重要问题。”河南银监局有关负责人说,“对于陷入困境的企业,银行不能盲目抽贷压贷限贷;针对企业多头贷款问题,银行业协会要明确主办行、牵头行,主动作为,通过沟通协调进一步化解风险。”(记者 郭戈 通讯员 周文歌)

黑龙江省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年末,黑龙江省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38946.6亿元,比年初增加1119.6亿元;负债总额37536.4亿元,比年初增加947.6亿元。全省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为3.24%,比年初下降0.09个百分点;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2.20%,比年初下降0.04个百分点。

贵州银保监局则表示,2018年第四季度,贵州银行业金融机构面对国内经济下行压力,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,银行业运行总体平稳,较好地支持了全省经济发展。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480.92亿元,不良贷款率1.94%,不良贷款率比年初下降0.69个百分点。

江苏省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年末,江苏省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不良贷款余额为1429,.31亿元,比2017年年底的1299.06亿元增加了130亿元。但从不良贷款率情况来看,仍有所好转——江苏省2018年年末的不良贷款率为1.21%,比上年同期的1.25%有所下降。

浙江省则连续几年保持了资产质量改善态势,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继续双下降。截至2018年年末,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不良贷款余额为1209亿元,比年初减少269亿元;不良贷款率为1.15%,比年初下降0.49个百分点。

2018年,各地银行业盈利能力保持稳定。其中,东北地区业绩数据有所好转。

黑龙江省辖区内银行业2018年累计实现净利润265.5亿元,同比增长28.7%;实现中间业务收入103.1亿元,中间业务收入比率为12.5%。

吉林省在2018年年末总资产虽然同比略有减少,但2018年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加了6.40%,尤其是大型商业银行,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了50.74%。

除了东北地区外,北京、贵州等地的银行业金融机构,截至2018年末的资产总额等指标同比也均有所增长。

其中,北京辖区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为24.2万亿元,同比增长8.9%;负债总额为23.0万亿元,同比增长8.8%;各项贷款余额为9.45万亿元,同比增长10.8%;各项存款余额为16.95万亿元,同比增长10.2%。

贵州省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37047.35亿元,同比增长6.60%。其中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为24811.37亿元,同比增长18.34%;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负债总额35313.08亿元,同比增长5.91%,其中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26542.45亿元,同比增长1.33%。

云南省银监局数据则显示,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末,云南省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资产总额为40935.5亿元,比年初增加1088.9亿元;本外币负债总额为39439.0亿元,比年初增加930.2亿元;实现净利润271.8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加15.97亿元,同比上升6.24%。

加强服务民营、小微企业

在支持实体经济方面,各地区减费让利等相关政策陆续出台。

山西银保监局表示,截至2018年年末,该区域已经出台了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十条措施,民营经济贷款余额5840亿元、增长4.49%;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高于各项贷款10.25个百分点。

截至2018年年末,福建省辖区民营企业年末贷款余额为6572.84亿元,户数4.76万户,分别占所有企业类贷款及户数总额的36.35%和86.5%。法人银行业机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1665.54亿元,同比增加187.34亿元,增幅为12.67%,高于各项贷款增速2.67个百分点;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户数为63.79万户,同比增加15.99万户,实现“两增”任务目标。大中型银行分支机构完成总行全年小微信贷计划的311.56%。

福建银保监局出台的《关于加强民营企业金融服务的指导意见》提出了21条工作措施,包括信贷投放足一点、贷款期限长一点、担保要求软一点、业务审批快一点、资金支付活一点、服务价格低一点。

广西银监局表示,2018年,广西银行业精简、降低服务收费项目共120项、累计减费超1亿元,推动完善小微企业授信尽职免责政策制度、组织架构和流程,为389多名小微企业授信员工实行了尽职免责。

深圳银保监局则分类施策引导银行机构优化民营企业金融服务,针对“合作机构多、融资期限短、融资条件各异”的民企,引导银行通过推选或自愿申请方式确定牵头行,由牵头行梳理企业核心资产、定制主办银行授信合作方案,并通过置换他行贷款,协助企业改善分散型融资结构,减少合作银行数量,缓解企业因银行信贷政策变化、贷款错配产生的资金压力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维护保养,转载请注明出处:山东等地成重灾区,全省银行业贷款余额破3万亿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中国好人榜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